Glastonbury:如何炼成音乐节中的“超级碗”?


文 | 赵星雨

校对 | 邬楚钰

编辑 | 安西西

2017年6月21日-25日,与美国科切拉音乐节齐名的Glastonbury露天音乐节在英格兰西南部位于Pilton和Pylle两个村庄之间的农场Worthy Farm举行,为期五天的音乐演出与艺术表演中穿插着游客的尽情狂欢,一共有超过20万人到场共襄盛举,每天在露营区周围都有持续24小时的音乐与演出呈现。而Radiohead、The XX、Foo Fighters、Katy Perry、Ed Sheeran、Major Lazer、Lorde……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支撑起了周五到周日的主要舞台演出,特别是星期六晚六点,Katy Perry准时身着“大眼睛”服装登上Pyramid主舞台,应和着“大嘴巴”的伴舞,拉开了周末最后两天的狂欢。


Glastonbury的前生今世

Glastonbury(下文均称呼为Glasto),全名Glastonbury Festival of Contemporary Performing Arts,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露天音乐节和综合的表演艺术节。它之所以能发展成为与美国科切拉音乐节齐名的全球盛会,不得不首先提及其发展演变的历史。

  70年代:探索

1970年,节日创始人Michael Eavis在观看Bath音乐节时受到启发,创办了首届Glasto音乐节(当时叫做Pilton音乐节),时间选在了传奇吉他手Jimi Hendrix去世的后一天(9月19日),为期两天,当时有1500人前来观看;

次年,Michael Eavis将音乐节改名为Glastonbury Fair,并将举办时间移至6月21日前后的夏至举行,还加入了舞蹈、戏剧、杂耍、灯光、即兴表演等表演环节,主舞台Pyramid舞台首次出现;

1978年,在游客劝说下,主办方临时将Glasto改为举办“即兴音乐节”,1979年又把日程从两天改为了三天,也开始限定主题,当年的主题为“The Year of The Child”,不过这个举动导致了严重的亏损,1980年的Glasto停办;

  80年代:融合

1981年,主办方将音乐节名称更改为Glastonbury Festival,首次与和平组织“核裁军运动”合作并将收入的一部分作为捐款;

1983年,Glasto首次申请活动许可证,地方政府规定当年人数上限为3万人,同时还拥有了节日的第一个电台——Radio Avalon;

1985年,因为参加人数越来越多,农场场地的面积不足,于是主办方买下了隔壁的Cockmill农村用以扩建;

1986年,增加农场办公室、医疗队等基础设施,将剧场和儿童区迁至Cockmill新地址并且新增了古典音乐舞台;

  90年代:成熟

1990年,似乎每过一个时代主办方就会改一次名,这一次终于将节日名称改为了如今被观众们熟知的Glastonbury Festival of Contemporary Performing Arts;

1992年,冷战结束后,Glasto为了支持战后环保事业首次向Greenpeace和Oxfam捐款;

1994年,Glasto首次由Channel 4进行了电视直播,首次在现场引入了150KW的风力涡轮机;

1995年,舞曲室内舞台首次出现,开始“休耕年”的传统,即每办五年停休一年(例如2017年举办后要在2019年才会再次举办);

1997年,获得了The Guardian和BBC的赞助,并从Channel 4改由BBC转播;

4   千禧之后:新飞跃

2000年,搭建了新的Pyramid主舞台,The Glade和The Leftfield舞台首次登场;

2007年,Glasto由3天增至5天,Park Stage首次登场,BBC在现场增设Introducing舞台;


△2017年Glasto导览地图

上图为Glasto今年的导览地图,从其覆盖区域与密密麻麻的舞台分布来看,Glasto已经从最初的农场主自娱自乐演变成为英国最受期待的夏至聚会,其为英国提供了每年超过一亿英镑的GDP收入,还有不计其数的就业岗位。当然,从音乐行业来说,被看做是音乐节中“超级碗”一般存在的Glasto能带给音乐人的绝对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演出机会而已

演出盛况与后续发酵:“超级碗”效应如何产生?

为什么进入千禧年后Glasto会被看做是音乐节中的“超级碗”?其实这与电视网络的覆盖以及音乐进入流媒体消费时代的发展状况密不可分,和体育界的“超级碗”一样,Glasto凭借漫山遍野的舞台首先吸引到了基数庞大的游客,然后结合从97年开始进行的电视直播(目前由BBC运作的线上和电视转播)业务,随着全球化信息的不断流通,将Glasto的现场打造成为了一个巨大的“中场秀”:同样是在黄金时段,同样是吸引大量观众眼球,同样具有标志性意义,Glasto每一年为登场音乐人带来的收益都十分可观。


△Glasto最近相关数据

许多音乐人的名气与相关作品销量在Glasto之后都收到了很多良性的反馈,例如今年从 Stormzy、Royal Blood、Liam Gallagher到Dua Lipa、Ed Sheeran、Foo Fighters,几乎所有音乐人的作品收益都得到了明显提升:

首先拿Ed Sheeran举例,尽管之前他的第三张专辑《÷》销量就已经十分惊人,但他在周日晚上的压轴演出让这张专辑的销量又重新回到专辑榜的第一位,截止到演出后的下一个周三,《÷》的专辑销量周涨幅达到了11.9%。

另外,老牌乐队Radiohead和Foo Fighters也重新大受欢迎。根据Official Charts Company统计,Radiohead重新发行的精装版专辑《OK Computer》,在演出后的周三之前都稳坐销量首位(最后被Sheeran反超),期间一共售出了23729张。

同时,其《A Moon Shaped Pool》和《The Bends and In Rainbows》两张专辑都返回了专辑榜前200,1992年的经典名曲《Creep》也提升了近4000的销量,进入了单曲榜前100。

Glasto是旧专辑发行的很好宣传方式,这也让我们明白了新粉丝们的倾向。” Radiohead厂牌XL的主理人Ben Beardsworth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对于这些成果感到十分兴奋,他认为像Radiohead这样已经有二十多年演出经验的乐队能够又迎来一波新的乐迷,Glasto功不可没。

至于Foo Fighters,他们周六晚的演出让精选集销量达到10476张,位居专辑销量榜前10,同时其他5张专辑也都进入了榜单前200,新单曲《Run》的销量飙升了56.1%。

Barry Gibb在星期天下午的演出则让《The Bee Gees’ Timeless – The All-Time Greatest Hits》这张精选集又增加了超过7000张的销量,重新在周中榜单里挤进前10。

Stormzy的《Gang Signs & Prayer》在专辑榜中上升了将近20位。

The Killers的演出让《Direct Hits》这张专辑重新回到专辑榜前40,他们的首发专辑《Hot Fuss》也回到了前100,单曲《Mr Brightside》进入了单曲榜前75,其流媒体平台数据也得到了大量提升,所有专辑都回到了iTunes专辑榜的前200名。

Royal Blood的第2张专辑《How Did We Get So Dark?》在他们登上Pyramid舞台的当天就冲到了专辑榜第1。这张专辑的销量在发行第一周后不可避免地大幅下滑,但是在周三结束之前仍卖出了15000张,他们的经纪人认为专辑在演出后周一的销量是远大于前一周的。而在这次演出后,他们的第一张专辑也回到了榜单前20,增加了3000张的销量。

新音乐人Sigrid的新歌《Don’t Kill My Vibe》在星期六的Park舞台演出后获得了Spotify流量榜单第一名的位置,她的社交媒体关注人数的周增长率达到了30%,INS粉丝数据翻倍;《Don’t Kill My Vibe》的下载量在周六当天上升了276%,整张EP在Spotify上的流量上涨了61%。


没错,这些神话一般的战绩统统发生在Glasto之后,不管是乐队经纪人还是华纳唱片等版权所有方都对此成绩和Glasto的帮助表示了认可。而之所以Glasto能为音乐人和行业带来这么多惊喜,主要原因在于以下几点:

  从80年代开始就积累的名气与长期信誉

由于场地巨大、能容纳的观众多,Glasto作为大型音乐节对于演出阵容有强大的包容性和综合性,体量大小的优势也随着全球化发展更进一步展现,所以从创办之初收获到的关注就明显多于其他音乐节;另一方面,和许多音乐节一样,Glasto有自己偏好关注的社会话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环保和慈善,除非是严重亏损,每一届Glasto几乎都会拿出三到四成的收入去支持慈善机构,这种社会关联性也让主办方选择的音乐人阵容“沾光”获得除了乐迷之外更多社会群体的关注。

  BBC全球传播战略加持

从1997年开始进行合作的10年后,2007年BBC在Glasto现场设立了BBC Introducing舞台,这表示,BBC专门为重要的音乐人开辟了一个空间——当音乐人进入这个空间,他所做的表演将会被BBC所有的电视和广播以及线上观众看到。

而且观众可以在BBC Glastonbury的网站上随时浏览Glastonbury里的表演,BBC iPlayer在六个直播时段里会播放超过100场演出。在节日期间,BBC iPlayer上获得了450万的直播观看流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3%。

另外,BBC在2016年播出了超过25小时与Glasto相关的电视节目报道和超过60小时的广播内容,吸引了破纪录的1890万人观看和收听。而到了2017年,这个记录再次被刷新,增长了12%达到2100万人,其中Ed Sheeran在星期天晚上创造了290万平均观众收看人数的最高记录(去年的记录仅仅为240万)和410万的一分钟内观看人数最高记录;周五登台的Radiohead和Foo Fighter也表现不俗,平均观众收看人数分别为81.1万和160万,一分钟内观看人数分别为132万和250万,这些数据想必都和这些音乐人之后在音乐作品上的提升有着密切联系。

这一切都表示,如果说Glasto为音乐人提供了“中场秀”级别的舞台,那么BBC就让他们有了更多向世界观众展示的机会,帮助他们打开了市场。

当然,BBC做这一切也不完全是在做慈善,BBC广播与音乐总监Bob Shennan在接受外媒Music Week的采访时表示:“Glastonbury的成功是音乐行业和BBC Music前进的巨大动力,这也再次证明音乐是电视和网络上吸引观众的关键推动力。从Barry Gibb、Chic到Ed Sheeran、Radiohead...这样强大的音乐人阵容让今年的Glasto成为了一个值得关注的节日,观众人数也确实打破了我们预期。”

从音乐内容中获取关注的BBC在Glasto开始之前的4月份左右就已经宣布与Glasto达成新协议,在下一个“休耕年”之前的五年中也为其提供信号覆盖。

遗留问题:环境之殇有待考量

“随着音乐节工作人员收起帐篷离开Glasto节,他们只留下了一个堆满垃圾的场地和史诗般漫长的音乐周末以及混乱。这些都被电视里和网络中那些漂亮的现场图片掩盖。”Glasto结束后,一个外媒记者并没有离开,而是留下来见证了盛宴后的另外一面:满地狼藉。


根据官方数据计算,从演出结束后的第一天开始,Glasto场地的清理费用就达到了785万英镑,这座巨大的垃圾场将由1,000多名清洁志愿者进行善后活动,整体将持续六个星期。

其实同样的场景在每一年Glasto结束后都会重复出现,虽然主办方和志愿者们不断呼吁游客们自己清理垃圾,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大家在放肆够了之后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视而不见,拍拍屁股走人回家在社交网络上和朋友们借着照片讨论前几天的狂欢。

对于主办方来说,一个体量巨大的音乐节会带来这样的后果并不出人意料,他们也非常负责地拿出了大量资金进行后续善后,这也导致了虽然Glasto的收入惊人,然而税前利润却低得可怜的状况。再加上他们为了从源头上解决这个问题,每年还为环保组织捐款,以期相关宣传能够打动更多人加入狂欢后的自我清扫工作中。

虽然有很多评论员嘲讽主办方在环保方面进行的大量捐款是一种对于英国环境的心理补偿,但是Glasto主办方这种有担当的行为在某些程度上也十分值得其他露天活动主办方们学习与效仿。当然,能否找出更有效的解决办法还依旧有待思考和观察。

(陶昕祺对本文亦有贡献)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