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片子开启了很多人的青春性启蒙,情色但不色情

文/杀手里昂Leon

《晚娘》可以说是最早开启我青春期性启蒙的影片之一。至今记得十几年前一个夏日的午后,我从表哥手中偷偷接过印有钟丽缇裸露后背封面的碟片,趁父母不在家,如同做贼一般将自己锁在家里,快进看完了这部充满香艳肉欲的情色片。

看完之后瞬间感到力比多在体内翻滚升腾,燥热难耐,并伴随着深深的负罪感。然而,十年之后,当我再次欣赏这部我之前称之为“不健康的”情色片时,除了依然能够刺激我的男性荷尔蒙迅速挥发之外,还发现影片中所隐藏的关于权力、欲望等各种力量之间的此消彼长与重生轮回。

这部影片像极了中国第五代导演张艺谋早期诸如《大红灯笼高高挂》、《菊豆》等影片中关于父权的隐喻。在一个象征着封建专制的封闭宅院里,有一个代表着绝对权力的老爷,老爷通过其至高的权力对女人有着绝对的控制权。而颇具讽刺的是,这个老爷却是不完整的,不是在影片中一直没有出现,便是失去了男性的性行为。这是一种病态、被阉割过的父权。

《晚娘》中的父权也同样是病态的、被阉割过的。影片中的老爷是一个封建大家长式的专制人物,独裁跋扈。对于自己的儿子真,表现出了极大的厌恶,以畜生相称,经常遭遇家庭暴力,更是在其幼小时便在其生命中留下了第一个难以磨灭的影像——与自己的继母做爱,在精神上戴上了父权的枷锁;而对于宅院里的其他女人,老爷更是肆无忌惮的百般蹂躏。在为真的母亲守孝期间却在真的母亲遗像前和女佣做爱,宅院里的女人成了老爷的性奴隶,甚至连自己的女儿也最终未能幸免。老爷通过其父权专制在肉体上对女人进行奴役。

这种种行为都显示出了这个家庭内部的混乱、无序与失常,而这种混乱行为的根源却是由于老爷当初结婚时是入赘进这家宅院的。通过影片零散的片段,我们可以拼贴出一些信息,当初真的母亲被强暴之后,为了保持家族颜面,就选择了老爷娶真的母亲,入赘到宅院里。因此,这种入赘行为本身就是对于男性尊严的一种伤害,有一种男性权利被阉割的痛楚,那就不难理解老爷那种病态的、超越伦理纲常的行为了。

在父权阴影的笼罩下,真自然从小便在心里烙上了“父权”的深刻烙印。自从生命中留下第一个影像开始,那幅画面就一直萦绕在真幼小的脑海中,尚未成熟的性的种子从此便深深的埋在了真的心中。在真的一生当中,有三个女人对真的影响最大。第一个女人是华姨。之所以华姨是真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之一,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真的“恋母情结”。

长期处于父权阴影的笼罩下,真的心理已经开始变得扭曲,对于父权产生了恐惧,有一种弑父心理,而对于母亲的眷恋却加强,这就造成真对于充满母性的女人越来越依附,产生“恋母情结”,有一种强烈的乳房崇拜。作为真的继母,华姨并没有像其他影视作品中那种一贯的恶毒形象那样,而是最大限度的展现出了一位充满母爱的母亲形象。当真被老爷毒打、关黑屋子的时候,华姨就成为真在饱受虐待之后所依赖的最后的温馨港湾。当真躺在华姨那温暖丰满的胸脯下时,才会有如此的安全感,真在华姨这里体会到了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母爱,而真也正是无耻的利用了华姨的善良母性才有了人生的第一次性冲动。

第二个女人是真的同学风信子。真与风信子之间的这段暧昧关系是整部影片中最为纯洁无暇的感情了,但也是最为短暂的感情,转瞬即逝,好像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两人之间的感情不以性为纽带,纯净的犹如白开水,最放肆的行为也只是握着对方空荡荡的衣袖而已。

第三个女人是晚娘。这个浑身散发着西方风情的东方女子,雍容华贵,那举止优雅的吸烟姿态,不禁令人春心荡漾,更何况是一个正处青春期懵懂爱情的楚楚少年。晚娘那充满色情欲望符号的身体对于青春躁动的真来说无疑是具有致命诱惑的。如果说华姨对于真的吸引是由于“恋母情结”的驱使,那么晚娘对于真的吸引更多的则是由于肉体性欲的诱惑。所以,当真在无意中看到晚娘洗澡时,看到晚娘那充满情色符号的肉体,最终没能抵制住源自本能的诱惑。

从这一点,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什么真对于风信子只保持着那份纯洁的暗恋,而始终没有逾越最后的障碍。因为相比风信子那柔弱骨感的身体来说,晚娘那丰满妖娆的身体曲线对于真来说更具致命性。

在这个阴影笼罩的宅院里,各种力量开始此消彼长。随着真年龄的不断增长,他开始了对老爷父权威严的反抗。在被赶出家门时,真用手紧紧攥住了老爷正要打向自己的手,可以视为真对于老爷父权的第一次挑战。而之后又重回宅院,成为这座宅院里的新主人之后,真取代了老爷在这座宅院里作为父权的象征。

当老爷看到真和晚娘在床上肉欲翻滚时,真彻底推翻了老爷的父权,而建立起自己新的父亲权威。而这一幕似乎就重现了真在幼年时老爷当着他的面和华姨做爱的情景,犹如一次华丽丽的复仇,权力得到了逆转。从真入赘到宅院,到在母亲遗像下面和女佣做爱的荒淫,再到最后的不举,真一步一步的重复着老爷的命运,我们发现历史在宿命般的重演。原来,真和老爷没有差别,只是变成了另一个老爷。宅院里的一切依旧充满着混乱、无序与失常,游戏没有变,只不过换了一个玩游戏的人而已,仿佛父权游戏的一次轮回。

最是忘不了十年前那个躁动闷热的午后,真为晚娘用冰块擦拭背部时,冰水与汗水混合在一起,冰冷而又炽热。那缓慢转动的电风扇,那鲜红鲜红的红掌花,还有晚娘那香艳光滑的裸背,都犹如那泛黄的老照片成为我青春期性启蒙的见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