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如你所愿其实是自我束缚

互联网:如你所愿即自我束缚

一、 信息越多,视野越窄

互联网无时不刻在创造不可胜数的信息。理论上通过互联网我们可以获得无穷尽的知识,然而事实恰好相反。

资讯正在丰富,眼界却在缩小。我们以为自己在俯揽世界,其实可能在收窄视野;我们以为自己在播种知识,其实可能只收获情绪。使结果与期望相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移动互联网让我们获取信息的途径从主动变成被动。

手机代表的移动终端相对PC尺寸的小屏不方便搜索也不适合在不同网页间切换,碎片化时间也不支持集中一整段精力研究问题的本源,而要求快速找到答案。

移动用户的天然需求不再是主动检索而是坐等推送,今日头条为代表的内容推送APP在巨头环伺中突然崛起,成为互联网新一极最有力的种子选手。微信朋友圈和微信公号也都遵循同样的逻辑,互联网理论上无边界的信息往往在令人舒适的推送之中被极大删减。

以上只是举例说明,实际从信息产生到信息接受的每个阶段都会造成失真。这种失真的结果是,每个人看到的互联网并不是的多元世界的真实影像,而不过是主观世界的映射

二、 互联网信息传播的每个环节都在失真

完整的信息传播过程包括创造、发布和接受三个环节。

1. 信息创造

从信息创造环节开始,即使在没有言论管制的互联网环境中也并不存在完全的自由表达,这个道理可以用沉默螺旋的传播理论来解释。

德国社会学家纽曼在沉默螺旋理论中认为,很多人因不愿意被孤立而避免表达和大多数人观点相左的意见。互联网环境下独立观点容易遭到群起攻击,从众心理的加重愈发使得非主流的群体在争论中倾向沉默。

2. 信息发布

流量是所有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基础,绝大部分互联网信息发布行为是以流量或流量带来的商业利益为目的的。大部分互联网内容的发布都是为了满足用户需求,这决定了信息选择和传播的目的是为迎合而不是为用户有益。正由于此互联网总是充满从鸡汤到谣言的各种刺激内容和标题,这些刻意迎合的内容还会通过除非点击否则挥之不去不去的小红点强迫读者阅读。

算法分发的兴起加剧而不是减弱对用户的操控。最简单的解释,算法分发就是通过分析用户的阅读等行为记录来确定用户兴趣标签,集中推送用户最可能想看到的内容。算法分发让用户看到并且只看到自己喜闻乐见的内容,基于算法分发内容的软件黏性越高,用户的视角就越局限。

互联网一边在迎合一边在驯化。已经不习惯自己梳理冗长复杂而且互相矛盾的事实的用户,不仅不觉得驯化痛苦相反乐于别人代为咀嚼再喂给自己,乐于越过过程直接获得貌似可靠的结果。

3. 信息接收

和信息发布一样,互联网信息接收在很多场景下也是选择而不是自然获取的结果。不论是微博还是微信朋友圈,从选择好友就开始决定对信息的选择。每个人都选择和自己相同爱好和特点的好友,好友转发的信息也都会和自己的选择大同小异,每个人依然活在自己划定的世界里。

王小波20多年前在《花剌子模信使问题》中提到一个大约中国宋代时期中亚古国花剌子模的一个古怪风俗,“凡是给君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就会得到提升,给君王带来坏消息的人则会被送去喂老虎。……花剌子模的君王有一种近似天真的品性,以为奖励带来好消息的人,就能鼓励好消息的到来,处死带来坏消息的人,就能根绝坏消息”。

其实大多数人都很像花剌子模国王,只看自己感兴趣或欣赏的内容,排斥和自己喜好不同的信息。

美国法学家和社会学家桑斯坦在2006年创建了信息茧房理论。桑斯坦教授茧房理论认为“因公众自身的信息需求并非全方位的,公众只注意自己选择的东西和使自己愉悦的讯息领域,久而久之,会将自身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即使互联网本身具有来自不同角度信息,但用户往往会下意识过滤和排斥异质,最后始终停留在自己预设立场和喜好之内。

互联网和现实世界差距拉大的另一个原因是管制尺度。我们都对互联网是清朗空间朗朗上口,然而一年365天艳阳天大概都是沙漠,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都有风雨阴晴。童话里善良公主和勇敢王子总会幸福的在一起,然而成年人应该知道命运的艰辛和故事里远不一样。在童话中长大无法面对复杂世界,无法看懂那些欺诈、传销、贫困和战争。只听过主旋律一种声音无法独立思辨加泰罗尼亚是否可以独立,美国为什么会有禁枪争议,中药到底是不是科学,因为这些都超出了我们知识照亮的范围。

三、 迎合即束缚

单一环境反而会使得个体对异质丧失必要的抵抗能力。《枪炮、病菌与钢铁》里记载两个故事。美洲印第安人差一点被灭绝不是因为西班牙人屡次屠杀用的枪炮,而是无意带到美洲的病毒;1902年冬天一条捕鲸船上一个水手带来的一场痢疾流行就使56个生活在北极圈与世隔绝的爱斯基摩人中51个人丧生。

互联网信息表面丰富,我们却依然容易下意识地把互联网与现实割裂。如果每个人都在互联网中寻找迎合,互联网可以如你所愿,但你也同时走入自我束缚。我们不应该认为自己要爬山所以山在哪里,而是应该像马洛里那样说因为山就在那里所以我要爬。

世界的本源是多元的,我们理当在不同社群之中生活,在不同观点之中思考。我们应该寻找自身之外的存在,应该仁者见人智者见智,应该为豆腐脑是咸还是甜而辩论,应该有一群人为鹿晗和关晓彤兴奋而另一群人在一旁看的莫名其妙。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