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生意即生活”与闲鱼的“生活不生意”

这是王帅加入阿里巴巴十四年来第二次参加发布会,足以说明阿里巴巴集团对闲鱼业务的重视

杨国英

是巧合,还是注定?

《功守道》正式上映刚满一周,2017闲鱼战略发布会旋即高规格举办。

理性地分析,两者之间毫无关联,但是感性地去认知,却还是挺有嚼头。《功守道》是马云跨界的一个巅峰,之前的唱歌、变魔术、画画,只是马云跨界的“小玩”,但是主演一部电影则是动真格的“大玩”。而阿里巴巴的万亿级平台,从淘宝到天猫,都是纯粹的电商平台,而现在全力打造的下一个亿万级平台“闲鱼”,则是一个“大玩”的平台。

马云跨界的主演,是“现在的他想去实现儿时未完成的梦想”,而当下阿里巴巴力推的闲鱼,则是“做一个真正好玩的、有趣的平台,这是马云‘初恋’的平台”(王帅语)。

当玩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人生才有可能精彩,当企业家做到“生意即生活”,企业才更有无限的想象空间。这是因为,当下已经迈入到新经济时代,“快乐溢价”已经成为任何市场领域的最高加分项,而处入新经济时代的企业家,能否真正追随自己的本心,能否真正浸入到快乐之中,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到企业的微观市场行为(营销等业务链条的快乐体验)、以及宏观战略判断(产业模式或产业要素的快乐特征),前瞻性的是,阿里巴巴很早之前就明确提出了“双H”(Happiness & Health 快乐和健康)战略。

作为分享经济的代表性平台,闲鱼是“生意即生活”的升级版,其追求的其实是“生活不生意”——闲鱼是“闲余”的谐音。闲鱼总经理谌伟业这样理解“闲”、“余”二字,“闲”是闲置的时间,而“余”是闲置的物品和空间。闲鱼不是一个电商平台,而是一个基于新生活方式的社区。在这个社区,人们分享的可以是二手的物品,也可以是自己的私人时间,还可以是空间(房屋和场地出租)。

分享经济是未来经济的主导形态,而快乐互动则是其中的主旋律。中国经济过去的30多年,是高速积累增量的30多年,而增量的持续倍增必然带来存量的过剩,分享经济模式显然是激活过剩存量的最优路径。与60后、70后不同,相对告别物质饥渴感的80后、90后,更强调生活与工作、与事业的平衡,他们更注重、也更追求快乐互动的心理感受。所以,一个注重快乐互动的分享经济平台,绝对可以说是顺应新经济时代之需。

闲鱼之众,已蔚然有巨鲸之势!今天的闲鱼,已经拥有超过2亿的用户(90后用户占据半壁江山),而由超过1600万活跃卖家(超过淘宝)构建起的45万鱼塘则遍布天南海北,用户活跃度更是高达41%。建社区、挖鱼塘、办集市,闲鱼真正让邻里之间不再陌生,让有共同爱好的人走到一起。

当下,分享经济已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但是,分享经济最核心的挑战不在别处,而在于信用。尽管,最近几年移动互联网全覆盖式的普及,极大地拉低了分享经济的技术门槛,可是如果不消除信用之核心痛点,则分享经济的交易摩擦成本巨大,初心再好的分享经济平台,也注定难让众多玩家玩得开心、玩得放心。

降低交易摩擦成本,首在消除信用之痛点,而消除信用之痛点,则必须引入独立的第三方征信机构。而基于分享经济平台的移动互联网特征,第三方征信机构又须有远超传统征信机构的广泛应用场景、以及强大的云计算、机器学习等技术硬实力——对此,闲鱼可谓有近水楼台之优势,今年10月,在芝麻信用的护航下,闲鱼率先试水手机3C品类的信用速卖,上线3周,信用速卖业务就表现十分抢眼,用户量、订单转化率均直线攀升。未来,闲鱼将继续与芝麻信用等合作商深入合作,上线更多品类服务,例如信用租房、闲置优品等。而在鱼塘方面,闲鱼也将继续开放鱼塘申请、迸发诸多奇思妙想,闲鱼将面向100个城市,投入10亿,让每个鱼塘都有实人认证、芝麻信用、鱼塘认证,都成为信用鱼塘。

跨界的马云,正在追随自己的爱好,探索更多的人生可能性,而这也是在彰显“生意即生活”的新型价值主张,与之同频的是主张“生活不生意”的闲鱼,这是继淘宝和天猫之后,阿里巴巴正倾力打造的又一个亿万级平台。巧合乎?注定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