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满四合院》:这部电视剧,郝蕾带给我的惊讶,不亚于那部禁片

最初认识郝蕾,当然是《十七岁不哭》,性格直爽有些强势的杨宇凌,是很有特点的70末女生。再然后,就是那部著名的禁片,浪漫的余红,奋不顾身在她的时间里,勇敢的向前、向外、她对于身体和灵魂的探索,令观众印象深刻。后来,她又成了《黄金时代》的丁玲,左翼文学家的绝对不流俗的风采,与萧红呈现出双峰对峙的双子星座。二十年间,无论是演员郝蕾还是观众我等,都从未满二十岁到了中年。猝不及防,王之理编剧、刘家成导演的《情满四合院》成了不宣而红的爆款。郝蕾饰演的秦淮茹,带给我的惊讶,不亚于那部禁片中的演出。毕竟,余红的青春可以理解,那种放肆的张扬可以是不言而喻的“正义”,青春没有失败,可以放纵自我从很多种渠道来诠释,而人到中年万事休的四合院生活,却是苦难作为基调、忍耐是必然的前提,郝蕾把一个生活的人(村姑嫁到城里)演绎的栩栩如生。要知道,郝蕾以前是一个很仙的人设,她饰演的角色那可是劲劲的灵动,秦淮茹却大不相同。

《情满四合院》与《浪漫的事》《家有九凤》《空镜子》《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等构成了北京平民生活的命运交响曲,一个四合院,人上一百,杂七杂八,就可以看做是小社会,复杂得很,与老舍的民国戏勾连起来更是有趣。《情满四合院》里,最主要的是讲人类的命运,傻柱和秦淮茹、楼晓娥各自因为自己的性格在时代大潮中起伏。相对比何冰饰演的傻柱(何雨柱)的完美形象,郝蕾饰演的秦淮茹这一个人(寡妇)性格、情绪和(小)心思就丰满的多,非常真实,她也明白自己一个人的努力难以承担起这个家,傻柱出现在她的生命里,是命运的恩赐,当然需要自己用真心去把握住这个机会。傻柱其实不傻,当然他的嘴也够损、直,骨子里是个好人,而且是好到骨子里的人,四合院里唯一没有私心的人。故事的前半段,最大的看点在于秦淮茹如何拿下傻柱。而后半段,则是怎样守住傻柱,毕竟傻柱当年有真情的楼晓娥携子从香港回归,给予了傻柱一道人生的选择题。

傻柱和楼晓娥的相知相爱,大约是这个位于北新桥附近的四合院里唯一的可以称作是契合的高端精神生活。但是,现实并非温室中的花朵,大时代的风雨和小时代的苍黄,秦淮茹的积极争取和有尺寸的退却,大抵上都是正常人的反应。秦淮茹的累和泪,建立在“自私”的基础上,人是情感动物,自私也是一种本能,尤其是关系到三个子女的生存(这就是在大城市,否则在那个年代甚至就是生死问题)问题。秦淮茹在和傻柱挑明之前,便能够在自然与矫饰之间拿捏出一个度来,特别是眼神特别有戏,改精明时精明,应黯淡时黯淡,爱恨分明,绝对演技咖。秦淮茹没有那么多诗意,却也是认识到生活的本质却依然热爱生活的人。

《情满四合院》里的演员,从何冰、郝蕾、魏小军到海一天,最大的特点就是自然、不做作,可以看出来演员们和角色之间的无缝隙。四合院这种兼具集体生活和个人小空间的生活方式,从最初的公共空间属性更强的大院会议,到各自小房间里的小讨论,计算的或者说是算计的,基本上都是小日子的艰辛,绝大多数人的生活第一目的为的都是一口吃的,生活主要是眼前的苟且。《情满四合院》经过三十年时间的洗礼,从革命岁月的1960年代,到市场经济的1990年代,最终的落脚点,也就是纠缠不休的各色人等的矛盾总解决,是四合院改为养老机构。陈建斌、马伊琍合演的《中国式关系》也是如此,这充分说明了当前中国大城市的养老问题依然是个社会化难题。北京市民中老年人占比超过25%,而子女或不在身边或不孝顺或能力不逮,家庭养老和公办养老机构都难以负担起如此众多的老年人,秦淮茹、楼晓娥的傻柱争夺战,横跨了至少两个时代。第一个时代身不由已,第二个时代则伴随着四合院中诸多老大爷的老去,讲良心的人遵守着内心的道德自觉,郝蕾版秦淮茹和张凯丽在《渴望》中的刘慧芳也有差异,秦淮茹在更高层面上实现了一个人的自我实现,到终了秦淮茹也没有成全傻柱和楼晓娥,她的释然是对生活本身,而不是高大全的忍让,这个角色是善良的而没有止步于善良,挺好,虽然不完美。要知道,强行完美,是一种偏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