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惯性谬误:用传统行业的思路看互联网,用互联网的思路看AI

2000年的时候我们是用传统的思路来看互联网的,所以看到的是门户和公司网站,绝没想到互联网上最大的机会在于搜索、电商和即时通讯(BAT);今天我们则是用互联网的思路来看AI,所以看到的是入口,看到的是新交互方式,但很可能我们又看丢了新的BAT。

AI在端不在云

互联网用十几年的时间培养了人们的流量思维与入口思维,简单来讲就是谁有入口谁就拥有流量,而谁拥有流量谁就可以源源不断从流量上挖掘出财富(每人每年可以赚几块到几十块不等)。所以对互联网而言端本身是没有价值的,除非它是巩固流量的一种手段,表现形式就是各种工具纷纷免费,授权费在大众化软件身上再也不成为一种有效的商业模式。

眼下来看,AI与这个差别很大,对于AI而言很可能流量不关键,因为AI背后的流量很可能在一个漫长的时间里根本创造不了什么价值,关键的就是端本身。也就是说在非常长的一段时间里,AI上的价值链是:产品价值>入口价值。

当前互联网巨头做音箱的方式正好集中的体现了用互联网思路看AI的根本特征。

具有互联网思维的巨头们并不看重音箱本身,但看重其背后语音交互的入口价值,也正因此智能音箱在互联网巨头那里被看成是和杀毒软件一样的获取初步数据以及流量的手段。但实际上这种思路本身和AI的真正趋势之间很可能蕴含着某种本质冲突。

这在自动驾驶上可以体现的更加明显,如果真做自动驾驶汽车,那首先要做好的肯定是车,而不是一个互联网的入口,如果总是觉得车只是一种过渡手段,那么就会无法面对造车过程中所牵涉的制造生产上的复杂度。AI的落地需要的是真心实意造车的,而不是用互联网思维这种三心二意造车的,因为AI更多的会体现为新技术和车的融合:感知、算法、操控的融合,这自身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三心二意是做不好的。

这就是所谓的AI在端不在云,在AI落地过程中,云是从属于端的;而互联网正相反,互联网在云不在端,对于任何一家互联网企业其核心的一定是数据和云端。

端对于AI无比重要,但真落地的时候又因为其牵涉链条非常长,有些要素已经被巨头们垄断了,所以打造AI产品就变的非常麻烦。不单要解决技术问题,还要解决某些资源层面的问题。

寡头化的要素如何再平衡

任何人打造智能音箱都无法回避一个根本问题:音乐如何获取。这样一个简单的事情正好折射出了当前的市场状态:音乐这样的资源已经彻底的寡头化,而它又是打造终端产品必不可缺的一个环节。所以理论上讲如果腾讯这样的巨头不让渡出一些可能性,那大家其实是没法打造智能音箱的。这甚至让小米万分为难,可以想象对于一般创业者,这会是怎么一种不可逾越的天堑。

这个要素的影响程度对于不同产品其实不一样。越偏功能性的产品其独立性越强,比如自动驾驶汽车,比如无人机。越偏通用型产品的其对巨头所拥有的寡头性资源依赖性就越强,比如智能音箱、比如智能电视。

看起来打造终端产品似乎是只有巨头才能参与的游戏了,但其实缺并没有那么悲观。巨头一样面临着自己的尴尬,一样没把牌拿全。比如腾讯,他在音乐上的优势无人能比,但它如果想变成一个硬件产品为主的企业,第一它并不擅长面对一个庞大且复杂的生产链条,第二它并没有一个合适的销售渠道。

正因此,当这种新浪潮来临的时候会牵涉复杂的再平衡过程。

音乐上的再平衡可以体现为擦边球,比如有的人可能会存储自己的盗版音乐曲库,有钱一点的也可以选择版权上的两败俱伤,比如买断最流行的少数歌曲等。总的来看垄断性资源很像核弹,看着很吓人,但很少会真的放出来。因为它会引起一串连锁反应。

所以被垄断资源上更可能出现的现象可能是点杀,对绝大多数人它更可能成为一种公共服务。比如QQ音乐很可能并不能为了支持腾讯的整体,那就长期牺牲自己。

而真正有资格被点杀的对手则会积极采取措施进行反制,此前腾讯和阿里在音乐上的合作未必就没有避免两败俱伤的考虑。

这里核心想强调的是垄断性资源看着是决定终局关键因素,但其实不是,这就和运营商有网络,但实际的互联网公司根本不是运营商一样。

商业模式的再次重构

按照这条路发展下去,主流商业模式会再次被重构。在互联网时代大受鄙视的卖货模式会重新兴起,要崛起的是大疆这样的公司,而不再是BAT乃至于滴滴这样的公司。与此同时互联网公司如果不能与时俱进,那就很有可能会由盛而衰。

互联网公司崛起于软终端,不管看着多么强大的互联网公司比如BAT,其实都有其非常脆弱的一面。他们的所有力量来源于终端的部署量以及云端的某种服务(搜索、电商等),而所有终端上的部署现在非常依赖于手机。一旦普遍应用的终端从软终端变为硬终端,我们身边充满了智能音箱、智能电视乃至智能汽车这样的设备,那互联网公司累积的终端优势就会被重置,唯一的护城河就会变成纯粹的云端,而这是非常危险的,不管搜索或电商都远没到一种不可颠覆的地步。

这种颠覆可以更形象的类比成多个苹果公司与阿里巴巴这样的无终端公司的对决。单纯的一两次低价,在这样一种大趋势面前其实并没有价值,而更像是一种把长跑当短跑的行为。这类行为既不能颠覆一家像苹果这样的公司,也不能成就一家这样公司,唯一的作用只能是为这类公司的成长制造一点障碍。

未来的大公司更可能是打通前后端的,比如一个公司即提供机器人也提供机器人背后的服务。而对于这种新型公司而言,第一步是做好机器人,而不是先做好云端服务,并且很可能在漫长的时间里这个公司的核心使命都是要做好机器人。这是一场长跑,机器人是要赚钱的,否则就很难树立一种良性的商业模式。

小结

用传统行业的眼光看互联网看不到BAT,同样今天用互联网的眼光看AI也看不到AI的未来,而只会看到互联网的强化。但这其实错了,AI可能撼动终端的存在形态,进而撼动已经成立的商业模式。这不稀奇,在2000年我们一样不知道互联网可以这么赚钱,否则就都去BAT或者买他们的股票了。

订阅号:琢磨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