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断奶”后的共享单车 2018年迎来生死局

2017是共享单车喜忧参半的一年,上半年轻轻松松吸金百亿,下半年盛极则衰,除了哈罗单车接连完成两笔大额融资再无消息,整个行业弥漫着悲观情绪。即使已牢牢掌控市场的双巨头ofo、摩拜同样不能免俗,不久前曾被媒体质疑挪用用户押金,虽然事后双方都进行了辟谣。但曾疯狂吸金的双巨头,数月未再进行任何新融资却是不争的事实。

无数的事实佐证,曾被热炒的共享单车已被资本“断奶”,烧钱模式即将告一段落,比拼“内功”的时代来临。被资本“揠苗助长”野蛮扩张的共享单车,将在2018年迎来真正的生死局。

‍2017共享单车的冰与火之歌‍

2017年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如雨后春笋般,在资本的疯狂施肥下,瞬间占满城市的大街小巷,甚至漂洋过海至欧美生根发芽。共享单车接过共享经济的衣钵,成为最受资本青睐的创新概念,半年间就完成超过百亿人民币规模的融资,风头一时无两。

前半年资本火热:据公开数据统计,ofo在2017年3、4、7月分别获得D轮4.5亿美元、D+轮亿元、E轮7亿美元三次融资。摩拜同样不遑多让,1、2、6月分别拿下D轮2.15亿美元、不详、E轮6亿美元的融资。仅这两家巨头,上半年就吸引到了百余亿元资本。另据IT桔子不完全统计显示,截止到2017年6月,共有近20家共享单车获得融资,其中有三家公司仅在上半年就完成了3轮融资,共享单车在年初的资本火爆可见一斑。

(2017上半年 共享经济细分领域分布和共享经济领域获投轮次分布)

后半年跑路倒闭潮:戏剧性的是,共享单车就像坐上了过山车,仅仅几个月过去就连续发生多起跑路和倒闭事件。虽然业界见惯了科技领域的躁动疯狂和泡沫破裂,但共享单车在这么短的周期内迎来冰火两重天,仍让很多人为之讶异。

今年6月,上线不足半年的悟空单车宣布退出市场,作为首家退场的玩家瞬间引爆舆论关注。紧接着3Vbike、町町单车、小蓝单车、小鹿单车以及酷奇单车等也都相继宣布停止运营。其中,町町单车影响最为恶劣,尚未完全将用户的押金退还,该企业的注册地址就已人去楼空,数百用户只好组建QQ群开启维权之路。随着越来越多的共享单车企业倒闭,网络上响起一片追讨押金的骂声。

共享单车的资本寒冬不仅如此,除了哈罗单车尚保持着较高的融资速度,ofo、摩拜自6-7月E轮融资后至今尚未有确切的再融资消息。年底更有多家媒体爆料ofo、摩拜存在挪用用户押金行为,推测规模在60亿元左右,一时间无论中小玩家还是两大巨头,整个共享单车阵营的融资能力皆全线下降。

虽然年末共享单车陷入了一片哀鸣,但无法否认其带来的积极意义,如今遍布城市街头小巷的共享单车,无时不刻的为用户提供着公共交通网络之外的短途便利。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共享单车行业就业研究报告》报告显示,截至今年7月,国内共享单车累计投放量约1600万,全行业日订单达到5000万单左右;用户规模1.06亿,占全国网民的14.11%。

既然共享单车拥有如此高的使用频率,并且已覆盖超过十分之一的网民,本应前景无限,缘何会在2017年上演冰与火之歌?

环境骤变:共享单车陷生死迷局

从2015年爆发至今,经过2年的搏杀,共享单车形成以ofo、摩拜为首的双强格局。然而看似已进入稳定期的共享单车,由于前半年的极速扩张及后半年的疯狂洗牌,巨大的反差让外界感到扑朔迷离。

看似顺风顺风水的共享单车,2017年经历了外界四重考验。政策、市场、社会、用户四重因素影响着共享单车的整体走向,错综复杂的形势使得唱衰、唱高两种观点并行。究竟是伟大创新还是伪趋势?共享单车陷入让人摸不透的生死迷局。

政策因素:共享单车并非新兴事物,然而ofo、摩拜引领的无桩模式开启了一个时代。自诞生之初这种无桩模式就考验着各大城市公共政策的忍耐力,经历了上半年的观望,下半年各地打压高发。8月末广州市下令,严禁任何形式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新车投放,直到企业加大力度做好现场管理和及时回收。

不完全统计,至今已有杭州、福州、郑州、南京、上海、深圳等多个城市对共享单车下达投放禁令。此外,类似设置禁停区、电子围栏等政策也层出不穷。8月3日,交通运输部等十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下文简称:《意见》),就共享单车的停放管理、电子围栏、违规清理、押金退还制度等多个方面进行规范,视为下半年国家正式的“共享单车新政”文件。

从宽容到收紧尺度,各大城市相继出手对共享单车进行约束和管理,使得曾风光无限的共享单车,被戴上了规范化发展的“紧箍咒”。

(来源:品途商业评论)

市场因素:相比政策因素,市场的变化才是上半年火爆异常的共享单车创业遇冷的“罪魁祸首”。

首先,由于2017年初的资本疯狂涌入,几十余家共享单车瞬间挤满了城市的大街小巷,许多城市早已投放饱和。按照北京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交通规划所的高级工程师李爽计算,北京共享单车的需求总量约172万至201万辆,截至今年9月,北京市15家共享单车企业投放运营车辆已达235万辆。从品途商业评论制作的图片报告来看,北京并不是饱和度最严重的城市。

其次,来自资本的观望,同样成为共享单车野蛮增长停滞的重要原因。早在年初,就有媒体抛出共享单车双巨头ofo、摩拜合并论,年末来自双方投资人的“合并”论调,让人嗅出资本急于退场的讯息。12月9日,ofo的投资人朱啸虎在公开场合继9月之后再一次谈到了ofo与摩拜的合并。同月,摩拜投资方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也表示,可能大家份额都不太增长的时候,是合并的时机。

一面是各大城市进入饱和期,一面是投资人的貌合心离。虽然ofo、摩拜通过国际化扩张以及自造血来应对市场变化,但市场环境带来的压力,或是双巨头创立以来要应对的最大危机。

(江门永安行工作人员打捞被丢弃到河里的共享单车)

社会因素:共享单车现身城市街巷之初,就有媒体称其为考验国民道德的“照妖镜”。伴随着共享单车发展步伐,偷盗、损坏、丢弃等社会问题屡禁不止。以福建省莆田市的卡拉共享单车为例,其运营不到19天,就因70%的丢失率而宣布倒闭(后创始人找回60%车辆)。3Vbike公司也称,其倒闭的原因是大量单车被盗,某些地区甚至高达100%。

除了偷盗,恶意损坏、故意丢弃等丑闻也时有发生,最猖狂的时期,用户只需走上街头就能随处发现各种花式被损坏丢弃的共享单车。2017年6月,北京东城区城市河湖管理处工作人员在1.4公里左右的河段内就打捞出30余辆共享单车。随后各地政府展开对这种恶劣行径的打击,8月11日上午,广州市越秀区开庭审结了一起因泄私愤怒扔共享单车案件,经审查判处嫌疑人有期徒刑三年。

经过政府的有效管理,类似偷盗、损坏、丢弃行径已大大减少。然而,由于共享单车暴露在公共场所的特殊运营性质,其带来的社会问题层出不穷,例如因为大量的单车投放阻塞交通引网民不满,共享单车车座被贪图利益的广告商套上私家广告等行为也在年底频繁爆发。可以说,共享单车在城市间的遍布带来了便利,同样也和旧有的社会秩序产生诸多矛盾,如何解决这些难题,也成为决定共享单车未来的重要因素。

用户因素:此外,用户作为共享单车商业模式最大的受益方,年末同共享单车企业的各冲突也开始出现。随着共享单车使用周期进入故障爆发期,后半年,城市街头巷尾找一辆完好轻便的共享单车越来越难,朋友圈里对共享单车吐槽也越来越多。

以笔者为例,在北京使用共享单车就有好几次碰到刹车不灵或骑行笨重等问题。用户对共享单车轻便、安全的要求开始抬头,这考验着共享单车企业运营维护能力,虽然大多数共享单车App已设置故障上报的入口,但如何保持城市运营的共享单车长期处于健康状态对企业仍是不小的挑战。

另外,押金退还到账时间过长、骑行期间用户损伤责任划分及如何禁止儿童使用等层面,用户提出的需求越来越多,能否解决用户的这些“心头病”,同样是共享单车在未来要面对的难题。

如果说,在资本的坚挺支持下,共享单车企业凭借强大的现金流,可以从容地应对以上四个层面的难题。但在资本逐渐断奶的2018年,共享单车必须从粗放经营模式进入细化管理阶段,并加快解决问题的速度。

‍创新不断:双巨头未坐以待毙‍

股神巴菲特有句名言:“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放在共享单车上同样适用,在外界环境形势一片大好之下,共享单车是创新领域冉冉升起的新星。当各个维度的问题显现,它们就要做好应付寒冬的准备,只有度过这一难关的企业,才有资格成为行业的王者。其实共享单车自救之战早在2017年就开始,从技术、营销、模式、运营上多方面探索,只为夯实自身实力,在潮水退后坚强的活下来。

(ofo小黄车美国十城市分布图)

国际化:无论是政策影响,还是受大部分城市共享单车投放饱和所逼迫。2017年共享单车上演了其他领域少有的高速国际化扩张。12月6日,ofo正式在法国巴黎开展服务,这是ofo进入的第20个国家,同时其海外运营城市已超50城。。12月20日,摩拜单车宣布与被誉为日本版微信的LINE达成战略合作,7100万日本LINE用户将有望直接通过LINE使用摩拜单车,截止11月20日,摩拜已进入全球11个国家的超过190个城市。

共享单车是中国为数不多土生土长的创新项目,如今它们在全球范围内生根发芽,虽然在国外也面临着美国的LimeBike/VBike、东南亚的OBike、巴黎的Velib的竞争,但巨大的资本与经验优势使ofo、摩拜有望成为中国科技领域首批最成功的全球化企业。

盈利创新:在高速国际化增加企业抵抗风险能力的同时,ofo、摩拜在2017年也进行了大量的除车费之外的盈利创新。2017年6月,借力《神偷奶爸3》上映期间,ofo拿下环球影业旗下IP小黄人的形象授权,在北京、上海等一二线城市投放了超过1万辆的“大眼小黄车”。7月,摩拜单车携手1号店,也发起“1骑Buy”跨界合作活动,两大平台将骑行和优惠券发放进行绑定。

共享单车作为特殊的商业创新,除了App这个线上流量入口,遍布城市大街小巷的单车,以及每日高达5000万的使用频率,使得线下也成为共享单车活跃的舞台。如果能够结合共享单车在线下的超强曝光进行创意营销,共享单车或有望成为城市间移动的新“分众传媒”。

技术革命:大众印象里共享单车一直是商业模式上的创新,技术层面的探索也一直未停止。例如摩拜单车配备了“GPS+北斗+格洛纳斯”的多模物联网智能锁,应用DGPS差分定位技术,使用户可以快速找到车辆。今年3月ofo也与中国电信、华为合作,三方共同研发基于新一代物联网NB-loT技术的共享单车智能解决方案, 用户使用华为手机贴近ofo小黄车可秒开NFC智能锁,大大缩短开锁时间,提升用户出行效率。

另外,双巨头在其他方向上也都有不同的创新。例如,摩拜最早单辆车成本高达2000元左右,2017年逐步推出几百元成本的单车。而ofo也不断地研发适用各种场景的单车,共推出校园异形车、肌肉车、x云马定制车等11款共享单车。此外,受政策影响,电子围栏也成为共享单车技术创新的新方向。

营销大战:共享单车2017年另一大看点则是ofo、摩拜长达一年的营销大战,无意间再次印证了那句“老大老二打架老三死掉”的魔咒,随着双方各执一词的“谁是老大”数据之争,其他中小玩家纷纷落败成为了双巨头交战的牺牲品。一年间,包括比达咨询、艾瑞咨询、智察大数据、未来智库、速途研究院、极光大数据、易观等近十家第三方数据机构发布报告,分别从不同维度来佐证ofo、摩拜是行业老大,很多数据由于不同的采集逻辑相互打架,在2017年上演了一出共享单车版的罗生门。

2017年的寒冬没有冲垮共享单车,除了ofo、摩拜双巨头纷纷祭出创新利器,在趋冷的市场环境下挣扎求生。其他中小玩家也纷纷拿出十八般武器“谋生”,例如倒闭的小蓝单车曾在自行车上加块平板卖广告;3Vbike曾尝试寻找加盟商的方式解决成本问题;以及摩拜还曾推出过周边产品骑行雨衣。

或许共享单车大中小玩家很早就嗅到了年末的资本寒冬,花式的创新不仅展现了共享单车蕴藏的无限可能,更为共享单车的未来增添了诸多变数。

2018年将是共享单车真正的生死年

12月,只有主打二三线城市的哈罗单车接连完成了两次融资。4日完成了3.5亿美金的D1轮融资,27日完成10亿元人民币的D2轮融资。反衬之下,ofo、摩拜则显得异常落寞。无需置疑的是,2018年共享单车的融资能力将全线下降,加之政策禁令、市场饱和、盈利困难等因素影响,明年将有更多的共享单车企业跑路倒闭。

然而,危机也是契机。正因为资本的观望,共享单车行业洗牌也更早的到来。因此,谁能够在这场危机中存活,谁就有望成为共享单车领域的最终王者。在流量为王的时代,拥有线上线下双重入口的共享单车,只要摆脱了恶性的烧钱竞争,其未来仍具备无限的可能。

不过,盘点整个2017年,共享单车也有好消息,首先,虽然各大城市禁令不断,但随着十部门《意见》的下达,也宣告共享单车正式被官方接纳,其诞生之初存在的身份困扰得以解除。其次,经过一年的野蛮发展,共享单车不仅积累了1.06亿用户,每日订单更高达5000万单,用户习惯的养成,使得共享单车已具备形成商业闭环的可能性。

另外,各大城市的投放禁令,对于已占据绝对投放优势的ofo、摩拜其实是一种变相保护,它们无需将更多的财力用在疯狂的“占街”之上,将有更多的精力来做好运营和服务。最后,共享单车作为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其带来的影响远远超出大众的想象。由于其带来的便利被“一带一路”沿线的20国青年评选为“中国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作为中国土生土长的商业模式,共享单车在国际上能有如此殊荣,必会带来资本层面的更多关注,不排除会迎来政府资本的扶持。

如ofo创始人戴威所言,相比滴滴和快的,共享单车的线下更重一些,那也就是说,通过网络效应获取用户的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的提升的合并诉求没有那么强。共享单车的特殊性决定了其很难出现以往创新领域的双强合并。因此,2018年共享单车仍有很大的变数,双巨头能否在新的一年找到合适的路径,不仅决定了自己的生死,更将影响整个行业的未来。

短暂的寒冬过去,2018年共享单车将进入真正的厮杀年,谁能在退潮后活下来,将成为这场移动互联网疯狂盛宴的最大受益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