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版《逐梦演艺圈》的故事,居然拿奖拿到手软!

烂片,我们见得多了。

但是像《房间》这样的烂片,你一定前所未闻——

投资方、制片人、导演、编剧、主演都是同一个人,名叫托米·韦素;

IMDB 3.6,烂番茄26%,完全烂出风格烂出境界,但这样的“口碑”一传十十传百,竟然积累起一批“粉丝”。

随后的十几年里,不断有影院定期放映本片,每次放映,都是一场狂欢,这是很多奥斯卡获奖电影都没有的待遇;

2009年《房间》英国首映,嗨翻全场,

“影迷们”边看边笑边扔勺子

(勺子是《房间》中经常出现的道具,原因不明)

还有人给这部“史诗级烂片”树碑立传:

2013年,记者汤姆·比塞尔联合托米的朋友格雷格(《房间》中的男二号)出版了传记《灾难艺术家》;

2017年,这本书被詹姆斯·弗兰科改编为同名电影,还成了颁奖季的大热门。

你感受下这超长的获奖记录:

所以今天堂叔就来和大家聊聊这部,讲述“史诗级烂片”幕后故事的《灾难艺术家》。

本片完美还原了《房间》的拍摄过程,很多场景都和原片几乎一模一样。

左《房间》 ; 右《灾难艺术家》

詹姆斯·弗兰科既是《灾难艺术家》的导演,也是片中托米的扮演者,和“原型”相似度非常之高。

左 托米·韦素;右 詹姆斯·弗兰科

而出演格雷格的,则是詹姆斯·弗兰科的弟弟,戴夫·弗兰科。

托米和格雷格,都有着演艺梦想,两人相识于一堂表演课。

托米的演技浮夸,疯疯癫癫,或者说,他的表演“极具张力”;

而格雷格刚好是托米的反面,内向怯懦,完全放不开。

看了托米“极具张力”的表演,格雷格在下课后主动找他,请教表演技巧。

两人在一家餐厅吃饭时,为了让格雷格克服胆怯,托米突然提出要在这里当众表演。

几番推脱,格雷格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在托米的感染下,格雷格的表演也有了“张力”。

表演完毕,托米还不忘把自己和格雷格的表演夸奖一番。

在那之后,这两个怀抱电影梦想的年轻人,经常在一起看电影、讨论电影、研究表演……

一天,托米决定前往洛杉矶,逐梦演艺圈。

两人到处试镜,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一位知名制作人,甚至给托米的演艺梦想判了“死刑”:

给你一百万年,你也不可能成为演员。

而格雷格,虽然被经纪公司签下,但却从没接到过拍戏的通知。

一次,两人在天台上聊着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时,突发奇想——

既然没人找我们,那我们自己拍!

拍电影第一步:写剧本。

一段时间的废寝忘食后,托米完成了他的处女作《房间》的剧本。

也许是想给朋友个面子,格雷格对托米的“大作”赞不绝口,还答应出演男二号。

接着,两人开始招兵买马,组建拍摄团队。

首先是拍摄器材,一般拍电影所用器材都是租的,但托米一上来就说:

我们不租,我们买!

对方有点蒙,但送上门的大买卖怎能不做,所以接着问:

你们要用胶片还是数码?

托米似乎不懂这两者的区别,财大气粗地说:

这两种我们都要用,都买。

没人知道托米的钱是从哪儿来的。

接下来就是一个“傻土豪”拍电影的故事了。

当然,拍电影不是导演一个人能完成的,摄影、场记、服装、道具……这需要一个庞大的团队。

但托米对此却一无所知,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你是干嘛的?

不管懂不懂,拍摄团队总算是组建完毕了。

最后一步:招演员。

一直被别人试镜,被别人否定的托米,这次终于能够在自己的电影中翻身,对别人指指点点。

在自己的片场,托米就是唯一的、拥有绝对权力的王。

他甚至还给自己建了个专用的厕所,禁止其他任何人使用。

被好莱坞拒绝的托米,似乎想要证明自己也能拍出“好莱坞标准”的电影,于是做出了很多常人难以理解的事。

拍街巷的戏,他不去现成的巷子拍,非要自己在棚内搭建场景。

拍天台的戏,他不去现成的天台拍,非要用绿幕,后期再加特效。

就这样,一部普通的爱情片,硬是用上了胶片拍摄、数码拍摄、场景搭建、后期特效等等“顶级配置”,据说花了600万美元。

但“配置”再高,还是得看剧本和表演。

《房间》的剧情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因女友丽萨出轨自己的好友马克,悲痛欲绝的约翰尼饮弹自尽。

这剧情虽说不上多烂,但至少太庸俗,更不用说其中毫无逻辑的人物动机、台词,以及跳跃、乱入的戏份。

而表演方面更是惨不忍睹,连导演,也就是男一号本人都记不住台词,找不到摄像机的位置……

不管怎样,这部电影终于还是拍出来了。

最后一个环节——宣发,当然也不能含糊。

托米斥巨资在路边广告牌挂上了巨幅宣传海报,一挂就是5年。

他还模仿好莱坞大片,举办了一场盛大的首映礼,虽然到场的几乎全是剧组人员。

放映开始。

当托米像个孩子一样看着自己的得意作品时,周围传来的却是一片嘘声。

一开始还在挑刺的观众,后来渐渐接受了这种烂,并把它当做喜剧片,于是全场爆笑。

伤心的托米中途离场,

格雷格安慰他说:

看他们看得多开心,希区柯克都没这待遇!

托米这才释然。

这部《灾难艺术家》并没有打算为《房间》的烂洗白,而是把重点放在了托米和格雷格对电影的热爱,以及两人之间的友情上去讲述。

前两天的金球奖颁奖礼,托米也来到了现场。

当他准备抢过话筒发言时,被詹姆斯·弗兰科推开,似乎表达的是——

你逐梦演艺圈的故事,让我十分感动,但还是请你不要再对电影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