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队进场虎扑获中金6.18亿投资,程杭说上市会是个水到渠成的事

去年谋求A股上市未果后,虎扑和程杭都在重整旗鼓,无论是对这家2004年创立的公司还是当下的中国体育产业来说,大家需要更多的好消息。

2018年的第一单大额融资来得足够早。

1月12日,由体育媒体和社区起家的虎扑对外宣布,公司完成新一轮6.18亿人民币融资,新股东方为中金公司。这是虎扑在去年A股上市未果后,在资本市场上的最新动作。

中金公司与虎扑关系紧密,不仅旗下的一支基金是动域资本的LP,本身也是之前为虎扑谋求A股上市的主承销商。

据懒熊体育了解到的消息,其实双方就投融资的意向早已达成一致,金额和股权比例也早已确定,只是就一些细节条款商议了许久。虎扑董事长程杭对懒熊体育说,从“开始找钱”到融资敲定,前后用了约半年的时间。

程杭表示中金之前在互联网、消费升级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布局,此次投资也是源于双方对体育产业的未来发展认知比较接近,比较合拍。

最新工商信息显示,今年1月5日虎扑的注册资本发生变更,股本由原先的1亿人民币变更为1.17891125亿人民币,新增了17.89%。同时虎扑还进行了董事成员变更,其中卞丹阳、赵亮、林思萍等原有董事退出,新增了周智辉和林思亮。

公开资料显示,周智辉于2011年加入中金公司。在最新有关他的信息中,其头衔为中金启元国家新型产业创投引导基金董事总经理。该基金也是2017年年中,动域资本新引入的三家投资者之一。而另一位新增人员林思亮则为贵人鸟董事长兼总经理林天福的侄子,其很可能取代了原虎扑董事林思萍,后者为林天福之子。贵人鸟在3年前完成了对虎扑2.4亿元人民币的D轮投资。

其他退出的人员中,卞丹阳为德晖投资的合伙人,赵亮则曾任海通开元副总裁,如今为志拙资本创始合伙人。海通开元和德晖投资分别是之前虎扑B轮和D轮的投资方。

程杭表示具体交易信息不便透露,但他也说,这次融资后虎扑的股权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而新股东中金也采用了收购老股+增资扩股两种方式进入。他还表示,此次融资虎扑方面没有与中金签约对赌协议或者回购条款。

而对于怎么花这笔6.18亿的融资额,程杭的计划比较明确,他归纳为三点:

・一是移动互联网平台的IT算法和产品设计上的升级。目标是提升用户的整体体验,从而进一步获取更多用户并提升用户粘性,这会是这笔“巨款”最主要的投入;

・二是打造更多像“路人王”这样的自有IP。虎扑的“路人王”赛事在创立不到1年半的时间里,已覆盖了全国34个城市、3万名参赛者,各大直播平台的视频周播放量超过1000万;

・三是与中金一起,参与体育产业的投资布局。

▲ 如今“路人王”已经覆盖了30000名参赛者。

而这三点背后,更隐藏着一个程杭自己都承认有点激进的目标:2018年实现营收过10亿。

程杭告诉懒熊体育,2017年虎扑的主要收入在两方面:体育营销和电商业务,两者分别面向B端和C端,各自占到了所有收入的40%左右。不过增速有所不同,前者相比2016年增长了50%,而后者则是接近翻倍的增长。

根据虎扑官方所提供的数据,其电商导购平台“识货”2017年交易规模超过20亿元,12月日均订单3万单。程杭甚至预测,2018年“识货”的交易规模要达到40-50亿元之间。

“‘识货’的诞生来源于我们发现用户对网购运动装备的需求”,程杭说,“随后我们发现,这群用户延伸了更多需求,比如正品鉴定、高端运动品的交易等。”

虎扑所提供的数据中提到,2017年“识货”平台上客单价超1500元的高端球鞋交易业务,正以月均增幅300%的速度增长,高端球鞋鉴定业务占全网同类业务超过7成。

程杭毫不掩饰对“识货”平台的野心:“这块可能还是2018年增长最强劲的,我预计这也是未来三年以内我们用户增值服务最主要的一块。”

▲ 识货板块是程杭最为重视的业绩增长点。

除了“识货”,虎扑在2017年也面向C端尝试了一些其他用户增值类服务,如新上线的虎扑阅读、与酷竞合作的范特西游戏等。“虽然现在占比不大,但会是个很有趣的增长点。”程杭说。

而在B端虎扑的计划,一是扩大体育营销的人群覆盖面,从原有的传统体育向更多新型体育领域做延伸,同时帮助更多国外头部IP在国内做变现。这块目前多由虎扑拓海的经纪业务实现,类似去年完成的巴萨与世茂集团的合作;二是建立更多“路人王”这样的自有IP。

“如今市场上做IP的,商业模式的闭环始终没有跑通,也许帮海外的一些IP方赚了很多钱,但自己始终在烧投资人的钱。我们寄希望于通过这两个策略,去挖掘IP更多的商业价值和模式。”

尽管在2017年,虎扑的自有赛事IP“路人王”的数据不错,但程杭反思觉得对其投入低了,导致其跑得有点慢。“我们现在覆盖了30000名球员,但全中国至少有600万的篮球爱好者,所以还是会有很多发展的空间。”他说。

程杭直言,就现阶段的虎扑来说,已经到了需要“开始快速增长出利润”的时候,“虎扑流量和IP的正反馈回路已经形成”,财务指标将成为衡量公司指标的主要标准。

在2017年,虎扑的一个明显变化是,开始尝试传统体育模块外更多的东西:成立电竞事业部,子公司匡慧签约了不少电竞俱乐部,动域甚至还投资了一家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的俱乐部GK;而子板块步行街,如今也成为了运营的重点,举办了“女神大赛”这样轰动一时的活动。

看上去虎扑开始在尝试做“去体育化”标签的改变,从而辐射范围更广的男性用户群体,完成向“男性用户社区”的改变。

对这种观点程杭反而不太在意,他认为核心的问题在于大家对体育的定义:“传统上对体育的边界定义有一点过时了,这毕竟是一个我们造出来的名词。”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关于电竞究竟算不算体育的争议。“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愿意在电视机前,互联网上,甚至杂志上消费内容,把这个当做公共话题,并且参与这项活动去竞技,这表明电竞和足篮球根源上是互通的。”程杭说,“再去纠结这算不算体育,就有点本末倒置了。”

因此,究竟是“体育社区”还是“男性社区”,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我和我的团队说,我们无需去探讨这是不是体育,只要做我们的用户喜欢的事情,跟着用户的需求走肯定没有错,”程杭说。

▲ 虎扑新上线的虎扑阅读板块,也是处于对体育边界的探索。

不可否认的是,作为国内最大的体育社区,月活用户达到5500万的虎扑,相比其他人拥有更多机会去搜集用户反馈挖掘需求。

“我只看两件事:第一,用户量是否在增长?用户粘性是否越来越高?第二,我对用户所提供的有价值的服务,有没有好的商业模式?”程杭向懒熊体育直言。

而这种对体育的理解,程杭也会带到动域资本的投资上去,“2018年动域还有很多新消息会宣布,也许那时外界会觉得与我们认知的体育核心领域边界有点远。但我觉得我们可以一年之后再看,这究竟是我们偏离了体育,还是从更大的层面去重新定义了体育产业。”

在去年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程杭称自己就好比在踢一场90分钟的球赛,每分每秒都在尽力奔跑全力付出。而现在,他觉得这场比赛要踢90年了,“发现我们所服务的用户区间,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很多。在这么大的区间内,我宁愿这比赛永不终结。”

去年谋求A股上市未果,并没有阻挠程杭的心志。在虎扑提供的官方新闻通稿中,他们用了“新独角兽”这个词。程杭自己也承认,在2017年,他在虎扑上花的精力比动域上要稍微多一些。他最后对懒熊体育说,上市一直是虎扑的目标,且“这会是个水到渠成的事。”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在融资事项尘埃落定后,程杭在虎扑内部会议上宣布了这个信息,“当时气氛有点严肃,老板最后还来了句‘大家不要愁眉苦脸的,这是个好消息’。”

的确,对于虎扑甚至是中国体育产业来说,在现在这个阶段,有个好消息太重要了。

赞 (0)